追蹤
東京鐵塔下的蒼穹
關於部落格
一個在東京鐵塔下的生活自述
  • 1791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熱血甲子園,到底熱在哪裡?

記得四年前剛到日本的時候,因為語言不通,唯一有興趣的電視節目就是甲子園轉播。運動節目,在台灣看不少,但往往就是現場轉播加上一些花絮。但其實甲子園真正好看的,是電視台從選手尚未入選甲子園,一直到總決賽打完後,對於每個球隊的幕後報導。或許很多人會認為,幕後報導有什麼好看的?恩,如果從台灣製作節目的觀點來看,不過就是些花絮或趣聞,甚至是些八卦吧!如果您是這麼想的話,那真的代表您不懂甲子園。甲子園在日本人心目中,為何會有那麼神聖的地位,不是沒有道理的。 不管是哪家電視台,製作甲子園相關的報導,都是從「榮譽感」這件事切入進行的。從地方球隊尚未入選全國大賽前,電視台就會事先追蹤可能入選球隊,同時以隊中王牌,或是地方特色創造傳奇,提高後續報導的價值。一直到了全國大賽,這些傳奇紛紛登場,電視台更營造很特殊的榮譽感,讓觀眾看到一場場幾乎是拿生命在付出的比賽。當然,這些選手們也真的幾乎是用生命在打球,所以比賽的精采度才會更勝職棒。 不過,優勝一出,並不代表今年的甲子園已經結束,一如日本人細心負責的一面,後續的報導更是今年甲子園的重頭戲。但不同於台灣的是,台灣的報導重視的是比賽過程的分析與戰術,一堆自稱專家的人在事後諸葛。日本強調的是在一週的甲子園比賽過程中,團隊的榮譽與羞恥心的展現,A隊與B隊的比賽,隊中王牌間的一決勝負,與比賽過程中,各關鍵人物的事後訪談報導。一如輸掉的隊伍會在球場上,哭著把甲子園的土帶回故鄉一樣,這些訪談報導著重的也是一種精神,而不是戰術分析或花絮或八卦。 我想說的是,一,這些報導都需要時間累積與琢磨,光是事前跟拍與研究議題等,媒體就得花好長一段時間,這是台灣現在無法做到的。二,體育精神,這是我們似乎遺忘很久的一件事。體育不是為了要成為職業而去做的一件事,更重要的是體育精神,一種榮譽感與羞恥心。台灣的體育界還存在這種精神嘛?三,我們的甲子園在哪裡?記得不久前,有人說要辦高爾夫大獎賽,體委會不給錢,我想說的是,不給錢是對的(但我沒說體委會是對的)。我們其實不需要那種以職業為基礎,甚至是如此高貴的體育項目在台灣發展,我們要的應該是另一種以發揚體育精神為主的體育政策。而在台灣,體育政策何在?似乎完全看不到(這是為何我說體委會也不對的原因)。 我常對朋友說,日本的小朋友比台灣的小朋友快樂,如果各位看過日本小朋友,會發覺他們的膚色較黑(但長大了就完全不是這麼回事),那是因為他們有很多的「部活」(課外活動)。我住的地方,附近有間很大的中學校(說他大不是沒有原因,因為日本的學校通常沒有這麼大的操場),每到假日,大概早上八點,就傳來陣陣加油聲,幾乎每個假日都有比賽。而下午兩點,這些比賽大概就結束了,電車上就滿是剛打完球的學生。台灣的小朋友也愛運動,至少在我這一代的時候,假日就是往球場跑。但不同的是,日本的小朋友是有固定的球隊、有組織的比賽,這樣的結果導致這些小朋友比起台灣打游擊運動的小朋友來說,更有團體精神、更有榮譽感,同時也更有羞恥心。而這點,就得歸咎到台灣的體育政策的無效率與無規劃,進而導致各級學校對於體育的不注重。 我常想,為何台灣允許台積電、聯電、鴻海、聯發科等大企業可以取得所謂的五年免稅等優惠措施,然後讓其對員工付出大額股票分紅等,但這些企業取之於社會,卻毫無盡到社會責任。何不使其對支持基礎體育教育有適當的獎勵,而不是辦辦什麼菁英貴族大獎賽,那些對於培養小朋友體育精神一點意義都沒有的比賽。 從國外的視野看台灣,我們需要的是先提高內部的體育教育與精神,而後在來談體育是否可以國際化的問題。從體育培養或重拾下一代對於團體榮譽感與羞恥心的體育精神,才是現在刻不容緩的議題。
一群剛打完球要回家的學生,時間是禮拜六下午一點多一些。電車上,還遇到這群學生,原來是一個很年輕的體育老師帶著他們出來比賽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